首页 > 独家

柔肩挑重担 再难不低头

中国龙8app客户端下载报 作者:王晓峰 杨智杰 2021-10-19 15:15:41

邓银是河南能源贵州豫能永贵机电制修公司(以下简称永贵机修)的一名铣镗床操作工。见到邓银,是在一个飘着绵绵细雨的中午,她刚从职工食堂吃完饭回到她所在的制造车间。谈起所经历的一切,她说:“我不后悔,现在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自己选择的路,再苦再难我都会走下去!”

邓银今年34岁,原籍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永东乡五里村。22岁在福建鞋厂打工的时候,邓银认识了大她14岁的黔西籍小伙徐家奎。随着交往深入,她感到徐家奎人老实、靠得住,两人相爱了。成家后,她跟着徐家奎从福建回到贵州黔西县谷里镇钟狮村。第二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

2012年10月,徐家奎听说永贵机修招工,懂维修会电焊的他去应聘,最终被录用,分配在铆焊车间。

“别人会的,我也能学会!”

“永贵机修是个很有人情味的企业。不论是最初的师傅李市里,还是后来的师傅李高阳,在教技术方面,对我都是倾囊相授。”在师傅的教导下,邓银的铣镗床操作技术越来越好。

永贵机修距离谷里镇钟狮村10多公里,徐家奎骑摩托车半个多小时就能到家。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邓银跟徐家奎商量:“儿子越来越大了,要不,让爸妈给咱照看孩子,我和你一块儿上班?”徐家奎犹豫了一下,说:“行,两个人都上班能多赚些钱,咱也好把家里的房翻盖一下。我们一起上下班还有个伴。”

他们的决定得到徐家奎父母的支持。2014年1月,经招聘程序和入职前培训,邓银顺利进入永贵机修上班。邓银被分到机加车间的机加组,师从车间技术大拿李市里学习数控铣床技术。

邓银爱学习,总是随身带个小本子。加工一个配件位移量是多少,刀具转速是多少,铣床上每个按键是什么功能,她都用自己才看得懂的符号记下来。

令邓银记忆犹新的是她上班后不久发生的一件事。那天,李市里对她说:“你到组里也快半个月了,这个皮带滚筒轴,你来试试实操吧!”邓银点点头。

邓银紧了紧安全帽,戴好护目镜,开始了她第一次单独上机床作业。实操过程进行得很顺利,但就在她以为大功告成,准备停机的时候,因为紧张错按了加速键,铣刀飞速运转起来。发现情况不对的李市里立即拉开邓银,切断了总电源。机床停了,铣刀被冲断,邓银的护目镜也让铁屑打碎了。邓银吓得瘫坐在地上,久久不能起身。

“没事的,没事的,人没事就好。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一定得看准了再操作。”李市里安慰邓银道。

此后,邓银养成了一种习惯,上机操作前,首先检查劳保防护用品是否按要求佩戴,其次检查机器周围有无杂物,看按键线是否完好。开机后,先低速运转润滑机器,再对照图纸找到需要加工的钢件,最后装刀压件,开始作业。

“别人会的,我也一定能学会!”这是邓银常说的一句话。铣镗床操作是个细致活,对一个合格的铣镗床操作工来说,加工工件要求精确到丝(机械加工上常用的一个长度单位,不是公制标准,1毫米=100丝),加工一个花键轴,多的有十个槽,每个槽都要求严丝合缝。

“师傅,这个直角如何切割?”一次,领导安排邓银加工一个带有直角的柱形配件,对各种柱形、圆形配件的加工,邓银不陌生,但对于在一个柱形上如何才能切出来90度的直角,邓银百思不得其解。师傅告诉邓银:“你可以换个思路去考虑问题,这个毛坯就好比一个大萝卜,你平时做饭的时候,如何把它切成带有直角的形状?”“把毛坯件竖起来!”邓银恍然大悟。师傅又说了一句:“对!切割直角,关键是压件,绝对不能松动。”

在师傅的教导下,邓银的技术越来越好。

“永贵机修是个很有人情味的企业。不论是最初的师傅李市里,还是后来的师傅李高阳,在教技术方面,对我都是倾囊相授。”谈起这些年在永贵机修的感受,邓银感慨万千。

突发变故,她没有垮下来

丈夫意外去世后,邓银的天塌了,但是,她必须撑住。“邓银是个很能吃苦的人,要不是她撑着,她那个家早就散掉了。”

撑不下去的时候,她会看手机里储存的丈夫的视频,默默地看上一会儿,说:“欠别人的账,我一分钱都不会少!老人、孩子,你放心,我会照顾好的!”

天有不测风云。2019年3月,一场大风将邓银家里一间土房的屋顶掀掉了,幸亏当时屋里没有人。正在上班的徐家奎和邓银得到这一消息,感到万分庆幸。

土房改建迫在眉睫。

他们下班回到家,徐家奎收拾着被大风吹掉的屋顶,邓银将老人安顿在另一间小土房里,她则带着孩子住在猪圈旁用石棉瓦临时搭建的隔间里。这一切让徐家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盖房,对徐家奎和邓银一家来说,不是一笔小钱。而这几年除了正常开销,家里存下的钱仅有4万多元。

“我们是双职工,厂里待遇还行,我们借一些、贷一些,然后慢慢还。俗话说,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邓银笃定的眼神让徐家奎充满了信心。

他们向姐姐借了一些,又向银行贷款8万元,开始了他们的“爱居工程”。

为了节省盖房开销,房子主体结构建好后,徐家奎和邓银决定白天上班,下班回来自己背沙,粉刷墙壁,打地坪和房顶。这样可以省下一大笔开支。

2019年8月28日下午,眼看新房内外即将粉刷完工,徐佳奎在封层的房顶忙碌着,突然一声惨叫,原来是徐家奎不小心触到了房顶上面的高压线。

徐家奎走了,邓银的天塌了。

丈夫去世后,原本不富裕的一家人生活更加困难。然而生活根本容不得邓银多一些时间去怀念。

那段时间,为了省钱,邓银在厂里不舍得吃三四元钱的工作餐,总是就着咸菜啃从家里带来的馒头。

“邓银是个很能吃苦的人,要不是她撑着,她那个家早就散掉了。”永贵机修销售部副部长、制造车间原主任杨冰阳说。

“欠别人的账,一分钱都不能少”

邓银的困难,领导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永贵机修领导班子经商议,将她纳入了特困职工名单,并有专门的领导和她结成帮扶对子,以减轻她家的经济负担。

2019年底的时候,邓银的新家终于盖好了,按照当地风俗,新盖的房子一定要请村里的人来热闹热闹,但邓银想着还欠着别人和银行的钱,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徐家奎原先所在班的班长李高阳听说后,就组织班组的10多名职工来到邓银所在的钟狮村探望。李高阳还组织大家悄悄凑了些钱,为她家买了消毒柜、电饭煲,还有鞭炮和礼炮。

“家奎虽然不在了,但我们还是工友,永贵机修就是你的‘娘家’,我们都是你的‘娘家人’!”李高阳的一番话,让邓银感动得热泪盈眶。

邓银的哥哥在福建打工,已经是一个鞋厂的车间经理了。他曾给邓银打电话说:“银子,你还年轻,要不你还来福建吧,这边工资也高些。”

但邓银回绝了哥哥的好意。“我去了,孩子和公婆咋办?孩子成了留守儿童,老人成了空巢老人。老人年龄越来越大,照料自己已经力不从心,我怎么忍心让他们再操心孩子。在永贵机修,领导关心我,同事们亲如兄弟姐妹,人不能不讲良心。”

工作的同时,邓银每天还要忙着照顾孩子、公婆。做饭前,她习惯征求公婆的意见,挑他们喜欢吃的做,让老人的心里舒服。

一年多的时间,邓银努力上班、省吃俭用、精打细算,还清了盖房时欠的1万多元钱。但借姐姐的钱和银行的钱仍还不上。

“银子,咱们都是一家人,姐的钱你就别提了!”知道邓银家的情况,姐姐打电话来宽慰。

邓银自立自强的事迹,在当地传为佳话。邓银贷款的黔西农商银行分理处的职工们也听说了。

年底的时候,因为还不上贷款,邓银去找黔西农商银行续贷。按照相关规定,到期还不上贷款的人,银行是不允许续贷的,以免产生更多的不良贷款。但是,银行分理处的干部职工一起凑钱先帮邓银把贷款还上了,又给她办了续贷手续。

“世上还是好人多,我遇到的都是好人!”提起这些,邓银唏嘘不已。

现如今,每月工资一到手,邓银就盘算着这些钱该怎样分配:孩子上学、家庭基本开支、需要还的借款,必须精打细算。

“经过了丈夫的事,两个孩子懂事了许多。儿子已经会帮我做饭,吃饭时会主动帮爷爷奶奶盛饭。”邓银说。

邓银的手机里,至今还储存着丈夫在世时的一些视频,撑不下去的时候,她会拿出来默默地看上一会儿,说:“欠别人的账,我一分钱都不会少!老人、孩子,你放心,我会照顾好的!”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