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

“佛系”家长更有底气,“内卷”家长更加理性

中国龙8app客户端下载报 作者:余庆 王开心 2021-10-19 15:18:28

由于淮河能源控股集团煤业公司朱集东矿在偏远的郊区,多数职工的孩子交由老人或者“另一半”照看,很多职工表示与孩子相处的时间不多。“双减”政策出台后,大家反应各不相同。

“佛系”家长更有底气了

“我女儿今年刚上一年级,‘双减’政策落地后,孩子说除了中午要回家吃饭以外,其他的仿佛回到了幼儿园阶段,放学后没有作业,课后时间就是玩,比幼小衔接阶段还轻松。”朱集东矿人事部副部长朱莹莹表示。

朱莹莹不能每天回家,虽说爱人在市区工作,但每天下班也很晚,孩子只能交由老人带。“双减”政策出台后,放学时间推迟,课后又不再布置作业,这让帮衬着带孩子的老人轻松不少,不用再督促孩子写作业,还免去了辅导不了作业的大麻烦。

在校外培训的选择上,朱莹莹一直以来较为偏重孩子的体能训练和特长开发,比如跳绳、舞蹈。在学科类培训上,仅选择了英语,还是之前给孩子“囤”的课,一次性报了3年的课程。

朱莹莹说:“改革之后,我们全家都开始‘躺平’,从心理层面上说,大家都不用‘鸡娃’了,我们自然‘躺平’,也可能是我们家孩子处于低年级,还未真正感受到学业压力。至于以后怎样,还要看周围环境的变化。”

朱集东矿抽采区组织员毕晓磊更是“佛系”家长的典型代表。他家儿子今年刚上幼儿园小班,任何校外培训课程都不在他对孩子的教育规划中。毕晓磊说:“我家孩子什么班都没报,放学后爷爷奶奶带去公园自由活动,晚饭过后再去公园溜达,我的教育理念就是让娃在该玩的阶段放肆玩。”

在这种教育理念下成长的孩子自然成了“孩子王”,毕晓磊的孩子小小年纪交友能力极强,并且能带领小朋友们一起探索世界。“双减”政策出台后,毕晓磊在劝说其爱人不要给孩子选择培训班时,更有了底气。他说:“孩子一生很长,我们不要过早地消耗孩子持久作战的能力。”

担心政策能否真正落到实处

同样是孩子刚步入小学一年级的朱集东矿办公室女职工尹欣,对于“双减”政策发出这样的感慨:“开学两周了,各科第一单元的内容已经学完。过去,有单元测试来检验学习效果,现在没有了家庭作业,更没有单元测试,一下让我不知道孩子到底是学会了还是不会。”

对此,尹欣的做法是自行给孩子购买课后补习材料,通过布置家庭作业来掌握孩子的学习情况。尹欣家的大女儿每天放学后的时间被安排得满满的,完成一百道口算题、背诵古诗、跳绳、绕着小区跑两圈、骑自行车、睡前阅读。

对于孩子的教育,尹欣表示:“将来在小升初的考试中,体育、音乐和美术将逐步在总分中占到100分,所以我更看重孩子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才有了她对孩子的一系列安排,而在校外培训班的选择上,她同样偏爱兴趣爱好类,比如舞蹈、书法等。

在尹欣看来,校外学科类培训不如自己亲自上阵把关来得实在,在低学龄阶段以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为主。因此,尹欣坚持每晚六点下班后,驱车一个小时回家陪伴孩子,并督促孩子完成她布置的“任务”。

相较于低学龄阶段家长的自驱式焦虑,朱集东矿开拓一区组织员杨鹤更担心“双减”政策能不能真正落到实处。杨鹤的小儿子杨子誉今年上初一,他说:“不管政策怎么变,总有些家长习惯性‘抢跑’,只要有刚需就有市场,像我的孩子是在矿区就近上学,教育资源本就匮乏,孩子所处的学习氛围相对没有那么浓厚,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知会不会催生出一些家庭式补习班。”

过去在各类补习班盛行的时候,杨鹤在向孩子同学的家长打听有没有给报课外补习班时,得到的反馈多数是否定的,但在某个培训机构,又恰巧与某位家长碰面,场面一度尴尬。杨鹤坦言,没有家长愿意被“内卷”,跟风式“鸡娃”只能让孩子累,家长也累,不光费钱还费精力。他希望“双减”政策能落到实处,真正实现减负。

给了家长理性对待教育的时间

朱集东矿人力资源部高级政工师陈媛媛的女儿乔瑾宸今年上小学五年级,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由于是煤矿双职工家庭,陈媛媛的女儿日常交由姥姥接送。由于姥姥年纪偏大无法辅导孩子功课,陈媛媛不得不每天拼车往返于两点一线之间,“双减”政策给她家孩子带来最大的改变是睡眠充足了。

之前,陈媛媛每晚7点钟到家,陪伴孩子做完作业再练琴,经常晚上十一二点才能休息。现在,孩子上学的时间推迟了半小时,孩子就能晚起半小时。孩子利用每天下午一小时的课后服务,学校布置的作业基本能够完成。这样一来,晚上8点左右,校内和兴趣班的每日“规定动作”就都可以完成了。

陈媛媛说:“现在孩子空余时间多了,我就可以带着孩子一起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素质。同时,作为家长自身要时刻‘内卷’,给孩子做好榜样,合理安排空余时间,让孩子养成自律的习惯,而不是带着孩子刷手机看电视,形成‘减负’后的陋习。”

“双减”政策的出台深得朱集东矿党群工作部副部长卢传伟的心。过去周围的孩子都在上补习班,卢传伟一家统一思想,打响补习班保卫战。他儿子卢继中从上小学三年级起,写作、数学、英语补习班塞满周末,因此,卢传伟的每个周末不是陪娃补习,就是在接送娃的路上。

卢传伟说:“我们矿的作息时间是每天早上7点半上班,晚上6点下班,工作节奏快,压力大,到了周末也想睡个懒觉。因为要带娃补课,懒觉泡汤了不说,还耽误时间,因为娃在上课,我就要在车里等着,一耗就是两个小时,苦不堪言。”虽然很苦恼,但不愿看到自己的孩子落在后头,卢传伟忍下了每一个忙碌的周末。

今年开学,孩子正值上初二的关键时刻。“双减”政策出台,给校外补习班按下暂停键,让所有孩子回到同一起跑线上。孩子可以轻松些,家长也多了和孩子和谐相处的亲子时光。

随着孩子进入青春期,卢传伟不再单一关注成绩,而是把孩子的身心健康摆在了首位。在新闻中,他曾看到有孩子因为和父母发生争执跳桥,或者因为老师的一句批评跳楼,这样的社会热点让他思考该教会孩子应对挫折和失败,学会在逆境中自省,选择用正确的方式消化负面情绪,应对充满挑战的未来。他认为这些对于青春期的孩子更为重要。

卢传伟表示:“‘双减’政策让我们家长有时间将这些思考付诸行动,比如通过运动、旅游以及日常陪伴,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三观’。”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